山谷里已无枪声了

【拔杯】Angel㈡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你要做什么,玛丽?”

就算他们处境危险,汉尼拔也还是那么优雅。

“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把你们扔下去,让你们被海洋吞噬。”玛丽厉声说

看来这不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反而更像是见到一对同性恋情侣后怒上心头的临时起意,威尔想,汉尼拔会做什么呢?

“Well,纳喀索斯,看来杰克探长猜错了,我们的杀手小姐非但不是一个安保人员,反而是一位‘上帝派来的使者’啊。” 威尔听到汉尼拔用开玩笑的口吻说

“这是一个玩笑吗?”威尔瞪了汉尼拔一眼说

“是啊。” 汉尼拔朝威尔笑了一下,威尔回了一个白眼

“闭嘴!你们这些垃圾,去死吧!” 就在这时 玛丽大喊着把威尔和汉尼拔推下了悬崖

威尔闭上眼睛, 他们正在坠落,他感觉自己被汉尼拔紧紧的抱住了,然后他们调换了位置,汉尼拔把自己换到了他的身下,现在,他是在上面的那个了。他们的身下是冰冷的海水和尖锐的礁石,就在他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的时候,他听到拥住自己的人用自己从未听过也从未没想到那人会用的语气说了一句话

“我的羽毛啊!”

“什么?”威尔没听懂自己的心理医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的纳喀索斯,放心吧,我们不会死的,不过等一会你一定要把我的羽毛梳理整齐了。”汉尼拔在下坠的过程中悠闲的说

正当威尔一头雾水的时候,汉尼拔张开了他的翅膀。

威尔只听见了一声“唰”的声音,和鸟儿张开翅膀时的声音很像,然后他就感觉到他们停止了坠落,悬停在了半空中。威尔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发现他们真的停在了空中,而不是自己临死前的幻觉。

“怎么样,纳喀索斯?” 汉尼拔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我说过我们不会死的。”

“我们……死了吗?” 威尔呆呆的问

“没有,威尔,我不会让你死的,纳喀索斯。” 汉尼拔说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受到了惊吓的原因,威尔竟然在汉尼拔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温柔

“威尔,”汉尼拔轻轻的叫了威尔一声,低头摸了摸威尔的手皱眉说“你身上好凉,我先带你回去吧。”

说着汉尼拔把将他们铐在一起的手铐扯开随手扔掉了,这一下可不要紧,汉尼拔发现威尔的手腕周围在坠落的过程中被手铐勒破了,正缓缓的往外渗血

“等等,那玛丽怎么办?我们至少要告诉杰克一声谁是凶手吧。”

“回家再说,你要是再多在冷风中待一会就要感冒了,而且你的伤口需要包扎。”

“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万一又有人被杀了怎么办?” 威尔跟汉尼拔争论道

“那也不行,你的手最重要,要是不好好清理可能会感染。”

“好吧。”在汉尼拔的坚持下威尔只能不情愿的答应了

汉尼拔就这样一路抱着威尔飞回了自己家

“我以为……” 威尔站在房门前说“你说的是回我家?”

“当然不是,纳喀索斯,我说的是我家,你家太偏僻了而且没有我需要的药物。”

威尔瞪着汉尼拔还没收回去的翅膀,艰难的挤出一句“那我的狗怎么办!”

汉尼拔沉默了一会说“饿个一晚上不会饿死它们的,明天再喂吧。”

汉尼拔边说边打开门走了进去,威尔也只能跟着汉尼拔进了门,没想到刚进去就被汉尼拔捂住嘴拖到了角落里,威尔刚摆脱禁锢自己的手想要说话就见汉尼拔把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让他不要出声还把翅膀收了起来,威尔不由得疑惑起来。

只见汉尼拔把威尔护在身后,小心翼翼的往屋里走去。正在威尔不解的跟在自己的心理医生身后腹诽时,汉尼拔快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本来严肃的表情也放松了。然后步子一转走进了厨房,就在威尔不知道是该跟上还是留在原地的纠结还么纠结出结果时汉尼拔一手拎着医药箱一手推着装满咖啡,茶和一些点心的餐车走了出来,餐车上还放着一盆清水和干净的毛巾

“威尔,你怎么还站在这,为什么不进去?”

冷静,威尔想,你打不过他的。虽然这样想,但威尔还是被汉尼拔气笑了

“你说我为什么不进去。”

“……对不起。”汉尼拔沉默的看了威尔一会说

“算了。”威尔朝汉尼拔翻了个白眼,率先走进了客厅

然而当威尔走进去后才发现客厅的中央站着一个人,他也终于知道了汉尼拔刚才为什要么那么小心,但是让威尔不解的是为什么汉尼拔突然就放松了

就在威尔疑惑的时候汉尼拔走了进来对威尔说: “好了,别光在这站着,去找一个地方坐下,我来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汉尼拔朝威尔的眼神望去解释道“没关系,我们认识。”

威尔点了点头,再坐下的过程中用余光向笔挺的站在房间中央的金发男人瞥了一眼,那个男人一脸柔和的笑意,就算被屋子里的人忽视也不见生气

汉尼拔把水盆端到威尔座位旁边的小几上,温柔的牵起威尔的手浸到水里,细心的将粘在手腕上的血迹清洗干净,然后用毛巾轻轻将水迹擦干,而在这一过程中除了伤口沾水时的一丝痛感外威尔丝毫再没有感觉到其他的疼痛

汉尼拔本想用绷带将伤处包上,但威尔说自己一个大男人用不着那么细致,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的就拒绝了

“不行,纳喀索斯,就算你怎么说也还是要好好包扎的。”

说着汉尼拔不容拒绝的用绷带轻轻包住伤口,还顺手打了一个蝴蝶结,威尔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蝴蝶结哼了一声把挽上去的袖子拉下来

“茶还是咖啡?” 威尔听到汉尼拔向那个陌生人问道

“茶。” 那个陌生人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个男人果然和他的相貌很相配,连声音都那么温柔,威尔想

就好像知道威尔在想什么一般,金发男人向威尔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低头啜 饮了一口热茶,这时威尔也接到了汉尼拔递过来的茶杯

“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男人喝完一口不由得感叹一句

“不要恭维我,米兰达,” 汉尼拔冷淡的说“你来找我干什么?”

原来他叫米兰达,威尔想,!然后低头喝了一口茶。威尔咽下茶水顿时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有了一丝睡意,禁不住有些打瞌睡

汉尼拔见了上前接过威尔手里的茶杯放在旁边的小几上, 然后拿来毯子盖在威尔身上,就在威尔困的迷迷糊糊将睡未睡时,恍惚中他好像听到汉尼拔和那个叫米兰达的陌生人在说些什么主和杀人之类的话,威尔本想听的仔细些,但劳累的一天让他浆糊一样的脑袋没撑过去,还是陷入了梦乡

@璃殇

【拔杯】Angel㈠

短小的一章( ̄ー ̄)


威尔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此时此刻他正和汉尼拔站在悬崖边上,身后站着这次案子的凶手。


好冷啊,威尔想,我应该多穿一点衣服的。为什么我现在和一个食人魔一起站在悬崖边,身后还站着另一个杀人凶手等着把我们推下去。


这是怎么发生的呢?让我们回到事情开始的时候。


三天前巴尔的摩出现了一个连环凶杀案,杀人手段异常残忍而且有很好的反追踪能力,所以杰克又找到了威尔帮忙。


“死者除了都是同性恋之外没有其他的共同点,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肤色。”杰克向威尔介绍受害人情况。“所有的受害人都被剥去了身上的皮,割下了舌头,然后钉在十字架上。根据法医初步断定死者生前皆收到过虐待,很可能是鞭刑。”


“没错!”泽勒在检查尸体的空隙插了一句,然后走开了。


威尔深吸一口气,慢慢的闭上眼睛开始了属于他的表演。


“我很气愤,非常气愤,这些不洁的人不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就是上帝的使者,为他净化这个世界。我剖开他们的身体,听到他们的惨叫,看到他们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但我丝毫没有看到同类受苦的同理心,在我心里他们就像是侵蚀土地的害虫。”


威尔猛然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艰难的从共情中摆脱出来。刚刚清醒的威尔还有些恍惚,但是比他进监狱之前容易陷入其中的情况已经好多了。


“怎么样?”杰克问。


“她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受过良好的训练,而且非常非常歧视同性恋。”威尔重复了两遍非常。


“可能她的退伍是军队里的同性恋军官或是其他同性恋军人干的,也可能是她从小就生活在身边有同性恋的环境中并且受到了他们的伤害。但是成年人在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后不会像她这样极端,所以更可能是童年时期的遭遇加上后天的不公待遇造成的极端思想和行为。”


“她?”杰克插嘴道。


“没错,她。”威尔瞥了杰克一眼,有些不高兴被打断。


“而且她还是一个宗教狂热者,她不止杀害那些人,她认为她是在为上帝清理不洁,他们是她献给上帝的祭品。”


“我们该怎么抓到她?”杰克问


“我们只能靠运气,等她露出马脚。”


“或者,我们可以引引蛇出洞。”杰克灵光一闪想出一个“好”办法。


“这就是你说的好办法!?”威尔在暴怒的边缘大吼


“冷静,威尔,”杰克说“这就是我说的好办法。


”汉尼拔坐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什么!”


“好了,威尔。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快抓到凶手的办法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说出来,如果没有就听我的。”


“……好吧。”威尔不情愿的嘟哝。


“我们的技术人员发现所有的受害者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他们都去过同一个地方——晨曦酒店,我们认为她可能是在那里就职的安保人员。”


“打扰一下,所以你想要我做些什么呢?”汉尼拔问


“哦,凶手专挑同性恋下手,所以我们想找你和威尔假扮情侣去酒店入住,吸引凶手的注意让她露出马脚,然后在她企图行凶的时候将她一举抓获。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会派一些便衣在周围。”


威尔在一旁冷哼一声


“同性恋……好吧,我加入了。”汉尼拔沉吟了一会说


“太好了,有了莱克特医生和威尔我们一定能抓到凶手。”杰克对于抓到凶手很有信心,而威尔又翻了一个白眼


“晨曦酒店建在悬崖边上,不高,所以我们要防止凶手从悬崖逃走。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们要表现的亲密一些,像一对情侣。”


“我知道了。”汉尼拔说


“行吧……”威尔勉强的说


虽然威尔很不情愿但还是跟汉尼拔一起来到了晨曦酒店

汉尼拔开车载着威尔来到了酒店


“好了,”汉尼拔说“我们到了,你来挽着我的胳膊吧。”


“为什么?”威尔没好气的说


“为了让我们表现得亲密一些。”汉尼拔笑眯眯的


“那为什么要我挽着你,你可以挽着我。”威尔斜了汉尼拔一眼


“如果你愿意的话,威尔。”


威尔怀疑的看了汉尼拔一眼说“好吧,我可以挽着你。”


“那我们进去吧,纳喀索斯。”


“纳喀索斯? ”

“是我对你情侣间的爱称”汉尼拔带着一脸假笑说


“请问两位开几间房?”前台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


“一间。”威尔冷淡的说,汉尼拔点了点头


“好了,两位在502房,住的愉快。”

汉尼拔道了声谢


“你有看到什么可以的人吗?”威尔问


“我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汉尼拔想了想


“好了,纳喀索斯,不要着急,凶手总会出现的。”


“好吧”威尔撇了撇嘴


“纳喀索斯?”


“嗯?”


“我要亲你了,提前告诉你一下。”说完,汉尼拔微微低头亲了威尔的脸颊一下


威尔偏过头掩饰自己微红的脸,汉尼拔笑了笑


“打扰一下,”这时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你们好,我叫玛丽。我也是这里的住客,请问你们能帮我一个忙吗,我买了好多东西用箱子拉着的,但是它坏在路上了我一个人提不动,你们能不能帮帮我?“


“我的荣幸。”汉尼拔说,威尔点了点头


汉尼拔和威尔跟着玛丽,在快走到悬崖边上的时候发现了不对劲


“你为什么要带着我们往悬崖走?”威尔问


威尔话音刚落,就被玛丽从身后用手铐和汉尼拔铐在了一起


玛丽掏出一把枪指着他们冷哼一声面目狰狞的说“你们这些垃圾,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们的存在就是在玷污整个人类,我是上帝的使者,我要为主清除你们这些害虫。”


玛丽边说边用枪从身后逼着汉尼拔他们朝着悬崖走,杰克派来的便衣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很快,他们就站在了悬崖边上


这就是事情的起因,威尔为什么会和汉尼拔一起站在悬崖边

@璃殇

PS:请忽视智商上的bug,谢谢合作(-ι_- )

【拔杯】Lies

摸了一个拔杯                        

玻璃渣预警


威尔    

To汉尼拔:     我原谅你

我会跟你一起走

我会帮助你


汉尼拔

To威尔:   我不会原谅你

我会吃了你

阿比盖尔死了


前几天做梦梦到了拔杯的人鱼AU
老汉是人鱼
威尔也被老汉变成人鱼了,尾巴是银白色的泡在水里,特别脆弱的问老汉对他做了什么(惹人怜爱)【好想对这样的小茶杯酱酱酿酿啊】
开心到爆炸,好想再梦到啊~(/"≡ _ ≡)=

Bong Booong:

QwQ:

哈哈哈,怎么办?恭敬不如从命好了。

滑稽基:

太可怜了!太不人性了!太丧心病狂了!不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粉丝团团长

布鲁斯的猫耳罩:

跟个风(别管我我有病)